MENU

爱心助盲:100 个中国人中有一个盲人,为什么平时很少看到他们?

Read: 1658 • 爱心助盲

今天,推荐一篇非常值得深思的文章。

当我们走在路上,你是否会关注到这样一个群体?

拿着盲杖,有时停在那里,有时不知往哪个方向走。

你是识而不见,还是会上前去问一下呢?

让我们来进入正文:

我爸爸和我大伯就是盲人。从小到大我也接触过很多盲人。所以我想我还是比较了解盲人的生活。

首先,出门往往并无事可做。

一个有工作的盲人是一定会出门的。这点毋庸置疑,盲人也要在社会上讨口饭吃。

而如果没有工作,在家靠领取救济金度日,那出门也毫无意义。出门干嘛?走到哪里不要花钱呢?

一个人出门真的是非常麻烦。而现在太多娱乐活动对于视力障碍的人并不友好。

游乐场?艺术展?你们可以想想生活中正常人的娱乐活动。里面有多少是适合盲人的?

我和爸爸出门看过电影。可是在一线城市电影票的价格并不便宜。我爸往往心疼票钱跟我说不去。

而且现在很多好看一点的电影都是进口大片,让一个没法听懂英文又看不到字幕的人只好望而却步。哪怕是国产电影,那些只能靠画面传达的信息又让他一场电影“看”下来云里雾里。我也试过和爸爸一直描述电影的场景。但是毕竟难以为继。

所以一个盲人,兜里没钱,又无事可做,没工作的情况几乎不出门也是可以理解的。这也是为什么你们看不见他们。

接下来我再谈谈工作的盲人。他们的作息规律和普通正常人几乎是没有交集的。

盲人的工作有什么呢?

我见过最多的就是按摩师。就像电影《推拿》里那样的盲人按摩师。

我爸年纪很轻的时候就失明了。然后因为幸运的是在城市里,属于城市户口。我们所在的城市,在我小时候办过那种福利工厂。就是让很多残疾人,有肢残有聋哑也有盲人在这个工程中加工一些金属零件。我爸说那个时候还有指标。他就一边背卖炭翁一边加工螺母。一个字加工一个。一篇背完正好108个字。当然这种国营厂的效益怎么样,我也不说了。

后来这个福利工厂倒闭了。我爸成了下岗残疾职工。残联安排培训学习正骨推拿,学了推拿,介绍到盲人按摩中心当了按摩师。

小时候记得按摩中心白天几乎没有什么客人。基本上客人都是晚上下班了,或者是参加完饭局酒局后来按摩。我还记得一个钟60块。

我爸是中午十二点出发乘车去店里,然后凌晨一两点回家。属于中班。

按照大多数按摩师这样的上班规律。和普通人生活没什么交集也是很自然的。

我在上中学之前,除了送饭,送上班就几乎没有和爸爸有什么太多的时候交流、接触。家人尚且如此,那么陌生人又怎么样呢?

另外,和周围人的态度也有关系。

如果家人不愿意陪盲人出去,盲人可以说是寸步难行。

仅靠一根盲杖在这个复杂的城市里穿梭有多难。大家也都很清楚,不想多说了。反正有时候想起有天爸爸额头满是血的回来,我的心里真的很难过,眼泪都要下来了。

社会上,周围人对于盲人的态度更多的还是冷漠。我所在的城市盲人是可以免费搭乘公共交通的。可能也是为了鼓励盲人走入社会吧。可最难忘的是有一次,我们到了公车站,刚好赶上一辆公交车。司机本来在等我们,结果等我们走近,看到我爸拿着盲杖,突然就关门开走了。我追着车跑了十几米。送爸爸上了后一班公车后,我回家偷偷哭了。

还有一次,我爸爸跟我说,他在公车站问别人来的是什么公交车,没有人回答他。一个人还对他说,你都看不见还出来挤公交车凑什么热闹。

有导盲犬,又能负担起导盲犬的盲人家庭绝对是极少数。我所在的城市里我知道有导盲犬的几个盲人中有一个是区盲联主席。

人有多么冷漠和残酷。看看对待弱者的态度就知道了。

我回答这个问题是一时冲动。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看到。我只是很希望,你们如果在城市看到一个盲人,上去带他走一段路,慢一点也不要催他。因为他家里可能也有一个孩子。她会为了爸爸在外面受的伤偷偷哭泣。这个世界对于他们已经很黑暗了。

Tags: None
Archives QR Code

QR Code for this page
Tipping QR Code